第172章 163,乐团(1 / 1)

第1119章 163,乐团

正当满怀记恨的玛丽亚公主和一心想要往上爬的查理亲王,在彼此虚伪的谈笑风生当中,暗自开始勾结的时候,在宫廷的另外一角,他们所暗自针对的特蕾莎皇后,也正在接见她自己的客人。

不过,相比于前两个人之间那种虚伪的气氛,特蕾莎这边要轻松愉快得多。

因为,皇后陛下此时招待的,是一位年幼而又可爱的小姐。

根据之前在艾格隆夫妇干涉下签订的协议,基督山伯爵和维尔福检察官的恩怨落下了帷幕。

检察官保住了自己的性命,但条件下,他辞职隐退,并且在未来将把自己的女儿瓦朗蒂娜小姐嫁给基督山伯爵大人,以此来作为了结恩怨的“补偿”。

既然恩怨已经了结,那么当初维尔福坑害埃德蒙·唐泰斯、唐泰斯变成基督山伯爵并且进行复仇,这所有的一切密辛,都会尘封于历史的碎片当中,成为几个当事人心里的秘密,再也不会对外人提及。

宫廷对外发布的消息,则是一个经过精心修饰的美化版:

年迈的朝廷重臣、议会议长诺瓦蒂埃侯爵,眼见年事已高,于是想要为自己的孙女儿寻找一位最合适的乘龙快婿,他看上了陛下的心腹宠臣基督山伯爵,然后经过陛下撮合,两家人一拍即合决定联姻。

而维尔福检察官,则因为这几年当中参与到多项重大案件当中,身心过于疲惫,所以决定辞职回家休养。

经过精心的管控,在合适的时机,这桩婚讯传入到了社交界当中,然后立刻就引发了热议。

不过,对婚事本身,人们倒是没有多少惊讶。

这个年代的贵族孩子往往会比较早熟,十五六岁成婚都不罕见(特蕾莎皇后就是一个典型例子),考虑到侯爵年事已高,这么早就给孙女儿定亲也情有可原。

至于两个人之间巨大的年龄差距……喂喂老兄,你对当年拿破仑皇帝娶比自己小了22岁的路易莎皇后有什么意见?

大家普遍的意见是,位高权重的诺瓦蒂埃侯爵是一个纯粹的政治动物,他考虑问题肯定只会从政治利益和党派利益出发,他干出这种事太正常了,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。

而他能够找一个政坛的明日之星、似乎注定能当大臣甚至首相的宠臣结亲,实在是走大运捡到宝了。

倒是有不少人对权欲深重、趋炎附势的维尔福检察官居然会主动辞职感到惊讶并且窃窃私语,他们认为维尔福检察官毕竟曾经作为波旁王家的走狗,主持过对波拿巴党的清洗,具有难以洗清的“政治污点”,所以在有人施压的情况下,不得不选择辞职。

而这也许就是他父亲诺瓦蒂埃侯爵急于为家族找靠山的原因。

不管怎么样,在波云诡谲而且惊涛骇浪的政局当中,维尔福检察官也算是平安落地了。

在外界看来,他现在体面辞职而不是被陛下卸磨杀驴打入大牢,那就说明他的政治生命还没有完蛋,他只是在“避风头”而已,以后只要有位高权重的女婿照应,肯定还会有复起的希望。

正因为如此,尽管维尔福这二十年来的检察官生涯当中树敌很多,但是他下野时倒是颇为平静,甚至没有几个人跑出来落井下石。

这种平静的环境,也让一直为父亲忧心忡忡的瓦朗蒂娜心里松了口气。

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父亲的真面目,但是从小相依为命而培养出来的父女亲情,让她无论如何也不希望父亲落到凄惨的下场,尽管为了保全父亲,她必须拿自己的一生来作为“代价”,但是她心甘情愿。

而在这桩婚事尘埃落地的时候,瓦朗蒂娜还得到了一个意外之喜——她被特蕾莎皇后赏识,并且亲口吩咐她,以后可以来宫廷接受教育,培养才情。

特蕾莎这么做,一方面是怜惜瓦朗蒂娜的际遇,希望用自己的方式来补偿她;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帮伯爵照看一下这位年幼的未婚妻,让她健康成长,避免沾染到如今贵族少女们种种放荡肆意的“恶习”——她觉得自己夫妇既然靠着权力给伯爵指了婚,那就应该担起责任来,把一个健康、贤淑而又有才华的妻子,交给他们的宠臣。

所以,自从那之后,瓦朗蒂娜定期地来到宫廷当中觐见特蕾莎,并且接受音乐教育。

这绝不是苦差,而是许多同龄人梦寐以求的荣幸,瓦朗蒂娜心里也知道,这是自己靠着爷爷和未婚夫得到的恩典,所以她非常珍惜这个机会,每一次都在特蕾莎面前努力表现,还时不时地以最感恩的态度向皇后陛下致谢。

而她的聪慧和恭敬态度,也很轻易地就讨取了特蕾莎的欢心,两个人之间相处可谓是其乐融融。

成为皇后之后,特蕾莎身边虽然有了许许多多对她唯命是从的臣仆,但是身边却没有可以互相聊家常话题的朋友,而乖巧懂事又心地善良的瓦朗蒂娜,恰好就在无意之间补偿了她的缺失,于是在悄然之间,两个人之间形成了亦是主仆亦是朋友的关系,特蕾莎甚至还特意吩咐,瓦朗蒂娜可以随时来求见自己。

今天瓦朗蒂娜来到枫丹白露,特蕾莎就把她带到了自己的琴房当中,然后一边弹奏钢琴,一边轻松自如地和瓦朗蒂娜聊着天。

和往常一样,心情愉快的时候,特蕾莎一般都是弹奏舒伯特的即兴曲。

这位英年早逝的奥地利作曲天才,是出身于奥地利的特蕾莎最欣赏的音乐家之一,因此她在每天练习演奏的时候,经常会演奏。

在轻快的琴声当中,特蕾莎的心情也变得极为舒畅起来。

她停下了手,然后抬起头来,看着恭恭敬敬地站在旁边的瓦朗蒂娜。

“瓦朗蒂娜!最近还好吗?”

“承蒙您的眷顾,我们一家都很好。”瓦朗蒂娜一边回答,一边向特蕾莎屈膝行礼致敬。“日安,皇后陛下。”

“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拘礼了,明明是个小孩子,怎么搞得这么老成啊……”特蕾莎虽然口中在抱怨,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极为亲切,“你要有点小孩子的活泼才行。”

“好的,陛下……我会尽力的。”瓦朗蒂娜显得有些为难,“不过,我从小就是这种认真的性格……再说了,您是皇后陛下,又是我们一家的恩人,我必须以最大的尊敬来面对您才行。”

“好吧,好吧,那就这样吧。”特蕾莎叹了口气。

接着,她站了起来,然后让出了自己的座位。

“现在,让我看看你的进步吧——”

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所以瓦朗蒂娜也没有推辞,而是坐到了钢琴前,然后把双手放在了琴键上。

接着,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纤细白嫩的手指,开始慢慢地在琴键上滑动,紧接着,一段段低沉的轻响,慢慢地涌入到了琴房当中。

作为她一位贵族小姐,从小她也在父亲的培养下练习了音乐,不过其实她的天分并不高,所以当时也没有怎么认真学。而现在,得到了皇后陛下的垂青之后,她开始拼命练习,水平逐渐突飞猛进——当然,现在也还只是停留在“在普通人当中算是很不错”的境界而已。

既然上有所好,她当然也会投其所好,所以她也演奏了舒伯特的即兴曲,而且特意选取了节奏明快的片段,以便让皇后陛下心情更加愉快。

特蕾莎站在旁边,静静地倾听着瓦朗蒂娜的演奏。

以她的欣赏水平,轻易就能够分辨得出瓦朗蒂娜最细微的进步。

在悠扬明快的乐曲声当中,她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不是因为瓦朗蒂娜的演奏水平有多高,而是她真的感受到了,瓦朗蒂娜在其中倾注的努力。

真的是个认真的好孩子啊……她确实值得有一个更好的命运。

“啪啪啪”

她轻轻地鼓起掌来。

“瓦朗蒂娜,你真是用心了,你的水平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高,我想你在回家应该也苦练过吧……嗯,很不错。”她点头赞许。“我想,用不了多久,你就有资格可以代表宫廷对外演奏了。”

“嗯?!”这突如其来的话,惊到了瓦朗蒂娜,以至于她的手都颤抖了一下,带出了一个不和谐的音符,演奏也就此中断了。

“代表宫廷对外演奏?”她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。

“是啊,有什么不对劲的吗?”特蕾莎反问。

接着,她又笑着对瓦朗蒂娜解释,“我和陛下商量过,现在社会上风气不正,人人沉醉享乐,文化和美德被人忽视,甚至被人嘲笑,弃之如敝屣……而我们,有责任澄清社会风气,引导人们去从事健康的文化娱乐,所以我们打算组建一个宫廷少女乐团,定期对外演奏,以此来作为榜样,来引导年轻一代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……”

特蕾莎越是说得如此冠冕堂皇,瓦朗蒂娜越是听得心惊胆战,倒不是她胆敢反对皇后陛下的想法,而是

最新小说: 残爱妾妃 假太监: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: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: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: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